故事 文章 日记 澳门金沙娱乐场网站_澳门金沙官网网址_澳门金沙平台开户注册_澳门金沙集团_澳门金沙国际 作文 读后感 澳门金沙娱乐场网站_澳门金沙官网网址_澳门金沙平台开户注册_澳门金沙集团_澳门金沙国际 演讲稿 在线投稿
您现在的位置:故事首页 > 鬼故事 > 灵异鬼故事

怪物

小故事网 时间:2016-04-26 路边摊

  对面的草丛中躲了怪物。

  是在事发当天的夜晚我才发现草丛里躲了怪物。

  我躺在公园里的那张旧长椅上,身上铺着报纸跟薄毛毯保暖,感觉到对面的草丛里传来一股陌生的视线。

  可能草丛中的视线在之前就已經存在,但这是我第一次认真去感受草丛中所躲藏的怪物。它确实躲在草丛中,我能感觉到它的眼睛正透过革与草的间隙看着我,而我也看着它。

  今天早上,草丛中发现了一具女学生的尸体,是晨跑的民众发现的,而当时我正在草丛对面的长椅上睡得香甜。警察判断死亡时间是昨晚十点过后,而睡在尸体正对面的我成了头号嫌疑人。

  警察跑来问我一堆问题,有没有注意到尸体是何时被丢弃在草丛里的?有没有看到可疑人物?

  谁知道啊?在我的游民生涯里,已經固定在那张长椅上睡了一年多,许多习惯早起散步的民众都可以为我作证。凶手可能故意把尸体丢在那里来栽赃我,而且夜晚的公园伸手不见五指,身为游民一族的我在九点时就会躺在长椅上占位置睡觉,我又是属于深度睡眠的人,哪儿知道尸体是谁丢的?

  怪物不过我很肯定在我睡前尸体还没出现就是了。

  虽然警方还是很怀疑我,但他们也没有任何证据。

  然后,当天晚上我就注意到了草丛中的视线。

  里面躲着怪物。

  我想,应该是它杀了那个女孩,没有其他可能。

 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怪物。草丛的草不高,大概只到人的膝盖处,所以我以前从没想过里面可能藏着某种东西。其实它一直躲在里面,用它藏在草间的眼珠观察着人类,直到昨天它终于杀了第一个人。

  它会不会杀我呢?

  “你会杀我吗?”我睁大着眼睛,对着草丛问。

  那双眼睛似乎眨了一下,我不明白那代表了什么意思。应该是不会吧,毕竟我跟它已經当了一年多的邻居。这样一想,我便安心多了。如果它真的在草丛中躲了那么久,那它为什么要突然杀人呢?

  “为什么要杀人呢?”我又对着草丛问。

  它隐藏在草丛中的身体好像动了一下,好像蛇,又好像蜥蜴……它到底是什么怪物呢?

  今天被警察问了一堆问题,也感觉够累了,我闭上眼睛,沉沉睡去。

  早上,又发现了一具尸体。是一个女上班族的尸体。怪物似乎专门杀女性,死亡时间同样是十点过后。警祭又盯住我了。

  “你在那里睡了一个晚上,真的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吗?”警察一直问。

  “没有。”我一直回答。

  怪物在白天时似乎会隐形。警察在草丛周边围起几条线,拍了几张照,没多久就撤场了,大概是在现场毫无收获吧。

  我很好奇,怪物到底是怎么杀人的呢?现在的我已經不看任何新闻或报纸,每次警察一来也是先把尸体盖住,然后很快用救护车拉走,我什么都看不到。

  是大口把人咬碎呢?还是用它类似蛇的身体把人全身的骨头绞碎?

  我突然想亲眼看看怪物杀人时的景象。

  第二天晚上,我又开始跟怪物大眼瞪小眼。

  我想撑住眼皮不睡觉,我想看它杀人,但是眼皮却越来越沉。

  怪物从草丛中透过的眼神也仿佛在说:“快睡觉吧,你如果不睡着,我是没有办法杀人的。”在怪物的这种呢喃中,我忍不住沉沉睡去。

  至少要早点儿起床,看看死者是怎么死的。我这么想着,陷入了梦乡。

  早上,又出现了一具尸体,但是我的意识清醒得还是晚了警察一步。

  是警察叫醒我的。

  这次我醒来的时间真的晚了,尸体已經被搬走,我连死的是男是女都不知道。警察反复问着同样的问题,我也回答了同样的答案,说我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已經连续三个人了呢,怪物想要杀多少人才够呢?对于怪物杀人的行为,不知道为什么,我并不感到愤恨,反而觉得有点儿高兴,是因为我很讨厌人类的关系吗?不管怎么说,我开始期待今天晚上怪物继续杀人。

  但我似乎错了。

  今天的我很晚才回到公园,当我回到长椅上就位时,已經将近十点了。可能是这里一直发现尸体的关系,其他游民都不敢靠近,只有我还敢继续睡在这里。我躺上长椅,像例行公事一样,看着隐匿在草丛中的那双怪物的眼睛……

  不对,有点儿怪怪的。草丛中的那股视线不是怪物的。怪物动了一下身体,让我更觉怪异。太大了,怪物的身体不是这样的,有另外一种东西躲在草丛里。在前两天,怪物的眼神对我没有任何敌意,反而带着一种惺惺相惜的味道。但现在草丛中的那股视线,有很重的恶意。

  我慢慢从长椅上爬下来,然后拿起我拿来当枕头的砖头。

  “是谁?”我对着草丛问。

  没有回应。如果是怪物,我应该会感受到它善意的眨眼动作才对。有另外一个怪物,抢走了怪物本来的位置。我举起砖头,奋力往草丛里丢去:“滚开!”

  砖头丢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,发出了叩的一声。草丛里没有动静,恶意的眼神也消失了。我赶走了另一个怪物。但我睡不着,今天晚上我注定彻夜无眠。我一直看着草丛,等着怪物再出现在草丛里,但一直到天亮,我都没有感受到原来那个怪物的视线。

  但我看到一具尸体躺在草丛中。一个男学生。

  跟前几天不同的是,这次是巡警主动过来查看状况。可能是这里连续几天发现尸体的关系吧,所以警方加强了这里的巡逻。警察又对着我问了同样的问题,但这次我的答案不一样。

  “是我杀了他。”我自首。没必要说谎,也说不了谎。

  男孩的额头上有一个很大的伤口,我所扔出去的砖头就躺在他的太阳穴旁边。

  警察说,男孩是第一具尸体、也就是那个女学生的男友,可能是不忍心看到杀害自己女友的凶手继续杀人,所以决定跑来埋伏吧。

  没想到被我杀死了。

  我只对警方承认杀死了男孩,但其他人不是我杀死的。

  “是怪物杀死的。”我对警方表示,并对他们描述草丛中的怪物是怎样的。

  一直到我入监服刑为止,没有人相信我,没有人愿意相信怪物的存在。

  当我出狱时,前往的第一个地方就是那个公园。

  公园看起来經过改建,许多装备都变新了,但那张长椅还是一样没有变,看起来就跟我杀死男孩那天时一模一样,而对面的草丛被夷平了,变成一块小操场。

  我随便找了一个路人问他知不知道这里出过事,他说这里在数年前发现四具尸体后就没再发生事故了。看来我离开后,怪物就没有再杀人了。

  我坐到长椅上,抚摸着久违的椅面,伸了个懒腰,把身子在长椅上躺平,然后把视线移向那群在小操场上玩耍的孩子们。有双眼睛从小操场上突然跟我四目相对。

  “在等你回来呢。”那双眼睛似乎这么对我说。

  “要等你回来,你要睡在那里,我才可以继续杀人哦。”怪物的眼神这么对我说。

分页:1 2
故事精选